第三百零九章 两路人马?倒霉的苹果小队

突如其来的枪声打断了二班班长熊久长和连长的通话,同时也让相反方向陈铭猛然一惊。

身形止住,目光锐利的盯着后方几百米外出现枪声的地方。

糟糕!!

前方遭遇了?

陈铭紧紧攥着手中的自动步枪,有些惊疑不定,脚印明明是朝着后方移动。

怎么前方也出现战斗了?

但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二班遭遇敌人,目前对方人数不明,武器配置不明,已经打起来的战场,显然比继续追踪更重要。

难道是两伙人?

陈铭感觉有些棘手,这国诞日还真是热闹啊。

这群家伙这时候过来,明摆着没把边防部队放在眼里,敢直接交手,好大的胆子。

陈铭眸中寒光隐现,朝着开火的方向极速奔跑。

“隐蔽!”

熊久长爆喝一声,同时自己也一个大闪步,扑倒在一处地形微斜的斜坡上。

将脑袋深深的埋在雪窝中,近距离枪战,冒头就等于找死,其他战士同样趴到地势稍低的地方,凭感觉举枪对着刚才的方向射击。

以强火力压制。

空旷的雪山中,一道道火舌喷吐,在这漆黑的夜晚,火光显得异常夺目亮眼。

冲出枪口的子弹,滑着膛线飞速旋转。

子弹出膛的巨响悠悠扬扬的在寂静的山中回荡。

远处匍匐的雪山动物受到惊吓,猛的惊醒,颤抖着起身后,瞥了眼声音的源头,而后毫不犹豫的转身飞奔。

激烈的枪声,唤醒了沉寂的雪山。

突然开枪的人群,似乎很清楚和边防部队动手的后果,也知道不能被缠在这里,敢和正规军动手,若是不及时撤退,全体被剿灭只是时间问题。

对方一连串的枪声打完后,就开始极速后撤。

陈铭循着声音过去,他通过声音激烈程度,大致能判断人数。

他手中配发的是制式03式自动步枪,枪托和枪身不在同一条直线上,加上消声器枪声清脆,但还会夹杂着一些噪音,在空旷的地方人容易辨认。

两相对比之下,很快就可以区分。

陈铭快速判断了局势。

隐隐约约已经看到了班长他们所在的位置,而这时候,前方只剩制式自动步枪的声音。

看来对方已经开始撤退。

熊久长也准备带人追击了。

眼看前方战士一个个试探性的缓缓起身,陈铭快速趴到一处凹坑中,喊道:“班长。”

刷!!

原本起身的战士听到声音再次趴下,枪口齐刷刷对准后方。

还好边防兵作战经验丰富,不会贸然开枪,若是换成新兵,在如此精神高度紧张情况下,身后传来声音,怕是一梭子子弹就打过来了。

陈铭趴在凹坑中,就是避免被自己人误伤。

“班长,我是陈铭。”

“陈铭?”熊久长皱了皱眉头,快速的指挥者旁边的战士,“放下枪,所有人都放下枪,是自己人。”

“陈铭?”熊久长朝着远处吼了一声,陈铭这才快速蹿出。

吴兵和李炎以及其他几个战士暗中瞄准,一直等陈铭跑到跟前,确定他就是自己人之后,这才赶忙放下枪。

“你怎么来了?”熊久长上下打量了一眼陈铭,语气当中不免有些责怪之意。

连长都安排他跟着后续部队出发,刚才通过对讲机话说一半,但他猜到陈铭应该是独自行动了。

这小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陈铭哪还来得及说那么多,目光瞟了一眼敌人远去的方向,快速说道:“班长,没那么多时间了。”

“你快联系连长,从咱们这个位置到连长的位置,中途我怀疑还有四十人以上的踪迹,带没带武器我不清楚,但身上绝对带着相当重的物品。”

“你赶紧联系连长让他们注意,别猝不及防之下,着了他们的道。”

“什么?还有人?”

熊久长眉头紧皱,但他从来不会怀疑自己人的话,拿起对讲机开始呼叫。

“指挥指挥,我是老熊,陈铭已经过来汇合,刚才在过来的路上应该是发现了不明人物的踪迹,人数在四十人以上,装备不明,带有很多重货。”

“伱们在过来的途中一定要注意。”

“什么?不是你们刚才交火的那队人?”连长武学良也有些懵了,今天可是真热闹啊,结伴跨过边境线?

“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同志伤亡?”

“报告指挥,这边有两名同志被流弹击中,伤势并不严重,其他同志没有受伤。”

“对方一轮交火后已经撤退,我方正准备追击。”

“好,一定要注意安全。”

“是。”

趁着班长给连长汇报的空隙,陈铭跑到伤员旁边看了看,赵浩杰正在包扎伤口。

的确是被流弹击中,伤势并无大碍,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顺手摸走医疗兵赵浩杰腰间的对讲机,趁着其他人注意力都在老熊身上,陈铭悄悄的朝着敌人的方向追击。

他一个人行动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住他们,只要后方的人过来,消灭对方不是问题。

但如果申请的话,刚才对曹排长说的那些话恐怕还要再重来一次。

陈铭对曹非钦佩归钦佩,但并不算熟悉,呵斥他一顿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但是整天朝夕相处的战友不同,他也不忍心呵斥,更不想因为身份暴露而导致大家疏远,影响等下战斗心绪,所以独自行动吧。

一切都等这次战斗结束,再做打算。

熊久长汇报结束,将对讲机塞进腰间,拉动枪栓,检查了子弹。

“一班,三班,你们安排人留下照顾伤员。”

“二班的,检查弹药,跟我冲,都他妈机灵点,跟在我后面,走。”

“等等,班长。”秃子沈祖飞声音颤抖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班长熊久长皱着眉头询问。

“班长,陈铭不见了,刚才还在这,没注意什么时候就跑了。”

“什么?”

熊久长急忙转身寻找,可诺大的雪山,附近只有他们几人,哪还有陈铭的身影。

看着远处有脚印出现,追向前方。

熊久长脸色一变,大喝道:“废什么话,什么叫跑了,这小子跑的快,是我让他跟着前方的敌人,避免对方逃跑。”

“兄弟们,跟我冲,今天务必要消灭那帮家伙。”

“是!!”

熊久长说出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但战场上,任何一个动作引起猜疑都是大忌,不管陈铭因何缘由在不听指令的情况下,独自行动,这个责任他作为班长,都要背负。

夜幕里,月光下,万簌俱寂的雪山之中。

一行五十一人,全都背着一人高的行囊,行走在这无声的雪山之中。

只有“咯吱咯吱”的声音不断传出。

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都是身形壮硕的大汉,浑身肌肉孔武有力,哪怕是背着五十多斤的行囊,跨着一些粗制滥造的枪支,走着艰难的山路,也仿佛如履平地,丝毫没有半点沉重感。

以这五十一人为首的,是一个剃着寸头的彪形大汉,或许是常年受到太阳暴晒的缘故,他浑身的皮肤全都被晒得紫黑紫黑。

再加上又穿着黑色的棉衣,如果不是在雪山的衬托下,走在夜幕中,他整个人犹如隐身了一般。

在他身侧,则是一个身形较为矮小,但一身肌肉也十分健硕的灰衣汉子。

小个子背着包袱,走在壮汉身旁,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哥,今天是国诞日,边境这边真的不会有问题?”

“咱们今年搞完这一趟,回去之后也该收手了。”

“白象那边还好打点,拿点钱塞点东西基本上都有安全路线可以过,可一旦跨到这边,我总感觉浑身的汗毛都要炸起。”

“少他妈废话,拿钱的时候怎么不说?干完这一趟休息半年,马上就要大雪封山了,风口过去,也没什么赚钱的了。”

被称为大哥的壮汉,训斥了他一句,冷着脸继续往前走。

而小个子并不恼怒,拍了拍背上行囊里面一个个方块,心里别提多得意了。

这可是今年最新款的苹果15,他们一行人在国外足足购买了八千台,价格无非就是两三千一台。

可一旦运到国内,嘿嘿,一台价格至少翻两倍,加价到八九千,甚至一万多卖出去。

哪怕一台只赚四千,那也是三千多万啊。

没办法,这玩意在这就是这么吃香,在很多年轻人眼中,苹果手机几乎象征着身份,时髦,潮流和尊严。

现如今,很多小年轻如果有部苹果手机,还是最新款,那就是卖血,不吃不喝都要花钱买。

走在大街上是绝对不会塞进兜里,无论做什么,都要亮出手机,然后迎接自己万众瞩目,高光时刻。

正因为这样,苹果手机在国内一经发售,瞬间就会被一扫而空。

就是这种风气,导致原本售价也就五千左右的机器,愣是被炒到一万多,可即便是这种天价,依然是有价无市。

他们这个团伙,就是瞅准了国内疯狂的市场,在这十年的时间里,疯狂揽走了不少资金。

专门从国外购置大量的苹果手机,然后运到国内进行销售。

以前利润更加惊人,一台利润保准在五千块以上,这两年稍微降低了一点。

但那也值得呀,倒腾一趟,净利润三千多万,多少人一辈子都赚不来?

再加上他们背后,还有一套成熟的产业链,走私,黄牛,经销一体化,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全部都进自己的腰包。

这种利润,比背着烟土,贩卖烟土还要高,销售环节也更加简单,毕竟根本就不缺买家。

而且就算是被抓了,罪名又不大。

以前被抓住的次数太多了,数不胜数,可那又怎么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抢个这玩意,大把的姑娘愿意去陪吃陪喝陪玩,大把的小伙子跟不要命一样,不吃不喝都要买。

甚至还有人要去主动嘎腰子,这种蠢货不止,市场就永远不会消失。

摸着背囊里面的方块,小个子轻蔑的一笑,他是想不明白这玩意有啥好的,虽然性能上的确比很多牌子都要好一点。

但普通人,连一个手机百分之十的功能都发掘不了,顶多就是打个电话,发个微信,玩个游戏。

为了手机,竟然如此疯狂。

他属实是有些想不通,这些人脑子究竟长哪了。

但没关系,越没脑子越好,那些家伙可都是他们的衣食父母,要是没有他们,自己不就没办法赚钱了?

再说了,就算没有苹果手机也没关系,反正这个地方人傻钱多,总会有其他的东西炒上来。

八十年代的君子兰,当时十几万一株,不照样有人买?

后来的普洱,藏獒,邮币卡,AJ鞋,有的是人趋之旁骛。

他们吃的就是这群人的饭。

正行走间,刚才带头的大哥朝着后方挥挥手:“所有人再加把劲,咱们再有两个小时就要到边防连的附近了,等一下准备下山。”

“下山途中,记住把身上带的家伙藏好,做个标记埋进土里面。”

“在国外带着这东西没啥,防身用,但到了这里,只要发现一把小土枪,那罪名比咱们这八千多台手机都严重的多。”

“都他妈听见了没?”

“好的大哥。”

他们为了顺畅的通行其他国家,都购买了许多武器,但为了省钱都不咋样,只是一些防身的小土制手枪,极少数火力强的。

毕竟这些手机可不便宜,购买这么多手机,不可避免的会暴露财富。

正所谓出门在外,财不外露。

他们这迫不得已的漏财,在一些混乱的地区,那肯定是要被盯上的,如果没有家伙傍身,早就被灭了。

说不定一不留神就被拉到电信园里面,整天拿着自己背的电话,一个一个的拨打:“我,秦始皇,打钱。”

哪能那么顺利的走到现在?

所以在别的地方,武器是不可避免的,但到了这里就不一样了,安全的多,随之而来管理也严格的多。

如果想要傍身的话,身材壮硕点比什么都强,非要拿枪,反而是个祸害。

所以,在下山之前,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把这些东西全部都藏起来,以后溜出去的时候,再带走。

伴随大哥发话,一群人开始将手中的枪支收拢,正在他们这边忙碌的时候。

身后隐隐约约传来枪声。

空旷的雪山,枪声能够传出很远,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帮人急忙蹲在地上,瞄向身后。

举着枪手臂颤抖着准备应战。

带头的大哥却不惊反喜,蹲在地上听了几分钟,听到枪声消失,这才起身郎笑道:“不用紧张,真是天助我也。”

“巡防的部队应该是在后面跟其人,交手了。”

“我们现在很安全,所有人跟上我,准备下山。”

“只要下了山,绕开那些小路,再走两个小时咱们就可以坐上车远离这片鬼地方。”

“到时候东西卖了钱,吃香的喝辣的,找娘们,要什么有什么,跟我走。”

带头大哥心中那个得意呀,本来他还担心会碰上巡逻队,但现在明显巡逻的人已经在后方交火了,那他还怕个屁?

一群人加快脚步,警惕心放松了些许,冲着下山的方向走。

可他万万没想到,边防二连由于运输工具不足,还有三十多人在后面,没赶到作战的地方,更没有在驻地。

而是距离他们只有两公里。

连长武学良带队冲着前方交火的地方前进,但速度慢了很多,根据陈铭的情报,从他们的位置到交火区,很可能还有一队人。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再有半个多月就要大雪封山了,到时候,几米厚的雪到处都是,根本无法通行。

在这节骨眼上,有人铤而走险,集中到这段时间频繁活动,很正常。

连长带着二排,三排,三四十号人,不断前行,正行进时。

武学良突然脚步一顿,目光如隼般盯着前方,抬手道:“所有人隐蔽,前方有动静。”

“检查弹药,准备战斗。”

“是。”

边防二连的战士迅速匍匐到一旁,安静的等待着。

大概二十秒后,大哥一行人出现在视野范围内,由于他笃定边防连在后方交火,这里不会有人。

所以,行踪并未多么隐蔽,径直的朝着连长他们埋伏的地方过去。

“陈铭这小子侦查能力可以啊,还真有人来了?”

武学良眸光一冷,抬手瞄准带头大哥的膝盖,他们出现在几十米外,透过月色看到很多人背着大包裹。

只要出现在这里,他们已经不太对劲了。

“砰!”

连长扣动了扳机。

突如其来的枪声,惊得一群人魂都差点吓飞了,举枪四瞄。

一排长曹非抬手一发子弹将前排的小弟手臂打穿,声音洪亮的说道:“前面的人干什么的?放下手中背包,全部蹲下,请配合。”

“我们不伤你们性命。”

“我蹲你妈。”

“砰!”

带头大哥也算狠辣,他压根就不信刚才的场面话,笃定部队都在后方,还以为是黑吃黑。

这要是放下枪,岂不是任人宰割?

抬手一枪,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打去。

只是他的选择,这次还真错了,烂到了极点。

隐藏在暗中的战士,看到他们还手,根本无需再客气。

哒哒哒哒哒哒

一阵火苗喷吐,战斗结束。

(本章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4 http://www.leku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