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再遇死神

不管陈琳的无地自容是演戏的也好。

还是发自肺腑的也罢。

李梅在听到了陈琳的一声“对不起”之后。

她积攒在内心深处的那份陈年愤恨。

此时!

也算是基本释放了一点点。

踏春郊游。

因为两个不听话的伤员只能提前结束了。

班长夏凤陪同救护车把伤者送到了医院。

还好!

只有霍军的伤情稍微严重一些。

被溅起的石头把骨头砸裂了。

陈琳看似很是严重。

只不过是腿部被棱角锋利的石头擦破了皮而已。

所以她所谓的伤势严重多半都是表演出来的。

至于医药费是夏凤暂时承担了。

毕竟,他主持的郊游还是出事了。

花钱也算是求一个心安罢了。

不过,夏凤做事还是非常严谨的。

为了更好的让两个伤者打心里承认他们的伤痛都是自作自受。

所以还特意让两伤者打了借支医药费的借条。

并在借条上说明他们受伤都是自己不小心摔的。

如此也省得这二人事后还乱咬人。

而李梅则与其他同学一起先行回到了学校。

她习惯性的看了一眼腕表时间。

猜测父母这个时候多半还在公司上班。

所以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专程去找父母说一声“对不起”。

于是她就顺手打了一辆出租车。

一上车。

李梅就感到车内有种令人不适阴冷袭来。

尤其他看着驾驶位的司机背影有种似曾相识感。

但通过后视镜看到司机的正脸。

她可以非常肯定自己并不认识司机。

于是她有些好奇的问:

“司机师傅,我对你有着强烈的熟悉感。所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司机师傅头微笑着瞥了一眼后视镜肯定的说:

“有可能吧。我一天的客人也不少。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记得。抱歉啊!”

李梅若有所思说了句“也是”。

但司机师傅的一个不经意的拍方向盘的举动。

让李梅更加笃定了对方的身份就是那个让她重生的死神。

为什么呢?

因为死神在拍断魂树(槐树)的时候也只用一只手的中间三根手指来拍。

这种拍打物体的手法。

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潜意识的做出来。

时间回到她车祸后的弥留之际。

李梅听到了一个由远及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来,来呀,别犹豫。快,快跟我来!”

这是死神的呼唤?

循声望去!

他袭一身暮气沉沉黑色风衣正向她迎面而来。

瞧!

那半张俊俏白皙的面庞。

恰巧!

像是在衬托着另外半面刻画着暗黑恐怖纹路的黑色面具。

望之就有种强烈的肃敬之感从心中涌出。

白天与黑夜,正义与邪恶,全然体现在那张脸上,并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你是死神?”

“嗯!”

他看着并没有传说中的阴森恐怖。

反而还散发着让人愿意与之亲近的和善。

“请问我们有在什么地方见过吗?”

“见过?”

死神看着她,略微想了一下,眼神中透着些许费解:

“你是说自己已经死过一次!”

“啊?”

她不敢再多言。

一前一后。

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走在类似于幽蓝云雾旋转且似乎没有尽头的隧道中。

隧道壁上还时不时闪过她此生喜怒哀乐的定格画面。

许是喜乐太少!

令她产生了强烈的压抑情绪。

有几次想要主动开口活跃气氛。

不知为何就是没能发出一丝声音。

许久!

来到一栋楼下槐树旁停下脚步。

抬手像敲门一般敲击了三下树干。

满是绿叶的树上掉下一片黄叶。

恰巧落在了他的手里。

她以前常听老人说,人死之后死神须先问断魂树(槐树),判断死者一生善恶。

若断魂槐树掉下绿叶,代表此人心善,可直接入轮回或天堂;

掉下红叶,代表此人大奸大恶,须先受炼狱之火煅烧七七四十九日方可入轮回。

她从未听说过黄叶之说,也看着他表情凝重的摇摇头,这才忍不住心中好奇:

“请问这片黄叶是代表不好的意思吗?”

“是代表你心存极强怨念,需要祛除才能去投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像涉及到不许她知道的秘密,声音戛然而止。

“什么?”她的好奇心更加浓烈。

他看着她没有解释,长叹一口气,摇摇头道:

“哎,这人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李梅问:

“你是在说我?”

死神表情凝重的暂时没有说话。

她知自己这一生极傻,可被人当面提起,心中不免有些尴尬的紧。

她低着头试图为自己找了个台阶继续解释道:

“我意识到自己这一生非常傻。人死如灯灭,现在我就想再做什么已然无能为力。”

她说话神情中不经意流露出强烈哀怨愤恨之情。

一声突兀的“不是”在她耳边响起。

她恍然抬头看到死神正对她直摇头。

因为死神在感慨刚那个随行男医生竟傻傻的为了她。

愿意拿其身为人最珍贵的东西。

同他做一个公平交易。

只求能让李梅带着记忆重生一次。

她一怔!

想要询问死神这是不赞同她的解释。

还是在想否定什么?

当看到死神不情愿的眼神,让她不禁认为刚才有言行得罪了他,吓得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看着她害怕中带着几分娇滴滴感,死寂了许久的半张脸,难得愉悦的笑出了声。

“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美!”

她看到了他愉悦的半张笑脸,确认自己刚才说的话没问题,胆子随即大了几分道:

“哎呀,看来是我对死神该有的形象太过于刻板了。”

“嗯?”他听到她的话,瞬间收敛笑意,又保持回之前严肃的模样。

她却把这种变化理解成正常反应,还继续侃侃而谈:

“死神大人,我想你本是一位和善之神。为了工作绑架了自己的本性。岂不是让生活变得太过于教条无趣。”

死神怕是第一次遇到一个死人如此多嘴多舌。

他眼神中闪烁着凶光盯着她身体。

犹如被人从头浇下一盆冰水。

一阵寒颤之后便安静的又不再说话。

李梅为了打破这份安静接着又说:

“对了,你刚才对我说的‘不是’是什么意思?”

死神没有正面回答她。

而是厉声道:

“时间到了,安静!我们走。”

同时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手拍打了三下槐树干。

瞬间周身笼罩着一道耀眼光芒。

李梅还没有来得及询问去哪里?

眨眼间。

他们便出现在一间熟悉屋子里。

她看了一眼周遭熟悉的家具陈设道:

“这是我家!不,确切的说是我以前的家。”

“没错。”死神回答的淡然。

咣当一声!

她突然听到了霍军破门而入,掩不住的欣喜之情。

“成了,成了!陈琳,你在哪儿?快出来,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们计划终于成了。”

陈琳这个时候一手拿着一个厚实的文件袋。

正难以置信的恶狠狠的盯着霍军。

霍军只看了一眼熟悉的文件袋就知道他的事情败露了。

他强迫自己稳住情绪装糊涂的说:

“怎,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气。今儿可是一个我们值得高兴的日子。因为从此我们就可以真正的过上无忧无虑的有钱人的日子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4 http://www.leku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