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虚伪

小说:男儿本色 作者:半解不解

陈雪她妈听到动静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到陈志刚昏迷倒地,脸上还有血迹,陈母当场吓瘫在地上。

当时我还没有买手机,也不敢盲目去抢救陈志刚,于是只能对陈母说:“快叫救护车!”

到了医院里,陈志刚立即被推进抢救室抢救。

我哥和陈雪也急匆匆地赶到医院,陈雪双眼红肿,忍着眼泪问:“妈,我爸怎么样了?他怎么会从轮椅上摔下来呢?”

“是他把你爸推倒的!”陈母哭得不行,指着我义愤填膺地骂道:“这个劳改犯不害死你爸就不甘心!”

我始料未及。

陈雪也诧异地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些许怀疑。

就在这时。

我哥的拳头已经砸在我脸上,怒不可遏道:“你这个丧心病狂的东西,坐了四年牢还不知道悔改,刚出来就敢害人,我岳丈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饶不了你!”

我举起拳头就要打回去。

在狱里待了四年,挨打要还手早就变成一种本能。

“谁是家属?”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好从抢救室里出来,我才将拳头放下来。

陈雪忙不迭走过去说:“大夫,我是患者的女儿,我爸到底怎么样了?”

中年医生摘掉口罩,面色复杂道:“病人是突发性脑出血,情况十分危险,瞳孔已经开始扩散了,如果不马上手术的话,恐怕就……但病人四年前做过一次开颅手术,所以第二次手术的风险是非常高的。你们尽快商量个结果,如果确定做手术的话,就先去交二十万,多退少补。”

陈雪的脸色瞬间苍白下来,陈母情绪激动,差点昏死过去,“二十万?!天啦,我们哪有那么多钱?”

“莫凡,都是你干的好事!我岳父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让你给他抵命!”我哥指着我沉声道。

说不出来为什么,我忽然间觉得我哥是那么令人厌恶,我没搭理他,走过去对陈雪说:“别犹豫了,马上做手术。”

“做手术?”我哥推了下眼镜,冷哼道:“你说得轻巧,钱从哪来?你以为医院是慈善机构,没钱也帮你治病?!”

“我有钱。”我说。

“你刚从里面出来,你有钱鬼才信!”我哥狠狠地瞥了我一眼,然后又对陈雪说:“小雪,大夫也说了,二次手术的风险很高,要不然就别做了吧。”

听到这话,陈雪的泪水终究冲出眼眶,冷冷地问道:“莫勇,如果现在躺在里面的人是你爸,你也会这样说吗?!”

我哥顿时无言以对。

“妈,你留在这儿,我出去打电话借钱。”说着,陈雪就匆匆下了楼。

我也没逗留,然后去了一楼收费处。

十几分钟后,陈雪回来了。

从她无奈的表情来看,应该是没有借到钱。

这时,之前那个大夫又走出来说:“马上准备手术,你们谁来签字?”

听到这话,陈雪三人都是满脸诧异。

“医生,我们还没凑够二十万,能不能先给我爸做手术,钱我一定补上……”

中年医生皱眉道:“你们不是已经交完钱了吗?病人的情况非常危险,别耽搁时间了,马上跟我来签字。”

医生转身走了。

陈雪却依然很诧异,“妈,怎么回事,是谁帮我们交的钱?”

陈母想了想说:“还能有谁,肯定是未来的女婿莫勇呀,女婿在水利局上班,他们单位不差钱,难道别人还会帮我们?”说到别人两个字的时候,陈母还故意瞥了我一眼。

陈雪半信半疑地看向莫勇,后者扶了下眼镜,面不改色地说:“都是我应该做的。小雪,快进去签字吧。”

我看了我哥一眼,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签完字,医院马上安排手术。

开颅手术时间很长,天黑了,我走出手术楼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着。

不大一会儿,陈雪也出来了:“我妈冤枉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没解释?”

我不由得诧异地看向陈雪,昏暗的路灯下,她的脸终于没有之前那么冰冷了,眼神里面也带着复杂。

这时候,她拿出手机,找到陈志刚发病时的监控视频让我看。

我瞬间苦笑起来,如果四年前陈雪家里也安装了监控,我是不是就不会坐牢了?

陈雪见我不说话,又拿出一瓶跌打喷雾剂,“你的脸肿了,把这个喷上,活血化瘀的。”

说完这话,陈雪迅速将喷雾剂塞进我手里,然后转身走了。

我傻愣愣地看着陈雪离去的背影,瓶身上还残留着陈雪手上的余温,原本平静的内心,也不由得荡起涟漪。

陈雪的背影刚消失,不知道我哥就从哪里冒出来了,径直朝我走来,目光盯着我手里的喷剂,我顺手将喷剂装进口袋里。

“小凡,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冲动了,小雪说陈叔是自己摔倒的,我误会你了,脸还疼吗?”

我哥大学毕业后就顺利进入事业单位,那天他穿着一件条纹POLO衫,下身是一条西装裤,穿着打扮略显成熟。

我说没事。

我哥扶了下眼镜,目光中尽是歉意的味道,继而又说:“那二十万是你交的吧?你也知道小雪一家人有多恨你,如果刚才让她们知道那些钱是你的,她们肯定接受不了,所以我就替你承认了。不过你放心,等陈叔做完手术,我一定会跟小雪说清楚的。医院那边又要用卡了,卡在你身上吗?”

来医院的时候,是我帮陈志刚办的手续,所以卡一直在我身上。

听到要用卡,我便把卡拿出来交给我哥,“只要陈叔能逢凶化吉,其他的事都无所谓。”

我哥将卡装进口袋,就像变了个人一样,阴阳怪气地说道:“莫凡,我到底哪里不如你?我正经大学毕业,现在又有一份事业工作,可你呢?高中没毕业就去坐牢了,要文凭没文凭,要工作没工作,社会渣子一个,我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小雪始终对你念念不忘?

我们本该两年前就结婚的,可就因为你,她现在都不肯同意嫁给我!我不过是打了你一拳,看把她心疼的,马上就给你去买药,真他妈是个贱货!”

听到我哥这样说,我的目光也变得阴冷下来。

“但就算小雪喜欢的人是你,她也不可能跟你在一起,因为她喜欢你的同时,还很恨你。谁叫你是把陈志刚打瘫的凶手呢?哈哈哈!”

我隐隐间察觉到了什么,一把揪住我哥的衣领沉声问道:“你是不是知道四年前那件事是谁干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4 http://www.leku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