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9章 吓唬几个鬼崽子玩玩

梵洛熙突然出声,她回头一看,便瞧见他和侍卫盯着她。

至于其他的人,都只把她当做被深宫逼疯的疯子。

毕竟,这一路走来,便有许多人精神恍惚,一个接着一个的疯了。

冷佑和幽风侧开身,那俊美邪然的男人正一脸探究地看着她,之后,似感应到什么一般,往她身前的一块空地一瞧。

他眉头紧锁,试探道:“你在干什么?”

她本来挺直的腰板,见他瞧了过来,立马弯腰,拿出太监的气势,捏着嗓子道:“回王爷,奴才在吓唬几个鬼崽子玩呢。”

“大胆!竟敢在王爷面前胡言乱语!”一衙差不合时宜地出声,凶狠地盯着她。

因为她是太监,这些衙差都瞧不起她。

她耸耸肩,不以为然,这些仗势欺人的衙差,她根本没放在眼里。

梵洛熙摆了摆手,那衙差便明白他的意思,退到一旁。

“过来。”梵洛熙低声命令道。

白筱点头,随后迈着小碎步,弓着个腰去到他身前:“王爷,您有何吩咐?”

他低声警告:“你最好收敛些,掩藏你的能力,莫让旁人知晓,免得给你自己惹来麻烦。”

她笑着道:“回王爷,这倒是不打紧,我自敢这般嚣张,必然留了一手。”

“此外,唯有这样,王爷见到我有更多的本事,才会退下疑心,将我留在身边。”

这些人杀不了她,而且,她是暴露能力,让这家伙知道她的厉害。

索性,便故意高调些。

她一抬头,便对上一双拳头大,空洞的眼睛,对方还瞪了她一眼,似乎在和她示威。

哦哟,跟着梵洛熙的那个童灵,受到他的影响,也变得凶了几分。

连她都敢吓了。

她眉头一皱,瞪了回去,在心中默念:再瞪我,我便将你鬼眼珠子抠出来!一脚给你蹬消散!

作为玄术师,在特定的范围内,能用心声与各种类型的阴灵交流,那童灵见她威胁回去,倒是一顿。

之后,躲到梵洛熙背后,将头低垂,她收回目光,成就感满满。

不错,今日又是被鬼畏惧的一天,她威严见长了。

突然,那鬼许是气不过,却又不敢和她起冲突,便伸开双手,一直想办法掐梵洛熙。

这童灵有怨恨,不肯离开,又因为与他有些血亲关系,已将半个鬼身融入他体内。

这家伙,是想索命,待梵洛熙死了,便霸占他的身体。

“咳——”梵洛熙轻咳一声,感觉脖颈有些紧,下意识摸了摸脖子。

恰好,那童灵正在掐他脖子。

白筱见此,神色变了,梵洛熙抬头,正对上她的目光:“你在看什么?”

白筱眸色微沉,转而平静:“王爷应该知道奴才在看什么东西,如此一问,王爷倒是给自己增添烦恼。”

梵洛熙眸色深如寒潭,眼底掀起一片波涛,他知道白筱指的是什么。

他虽看不见,却能感应到。

他周身气息微冷:“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本王身后的东西。”

白筱知道他意指解决那个童灵,她点头:“方法自然是有。”

他回眸,找了许多天师都只瞧见他背后的童灵,却无法将其驱赶。

而眼前这瘦弱的小太监……他虽知道她会些本领,却不敢相信她能解决此事。

便试探道:“该如今解决。”

白筱抬头一脸真诚地看着他:“王爷,现在还不是时候,这童灵吸取了王爷很多的精气,此外,已经悄悄融入一半的灵体在王爷体内。”

“得使用剥魂术,但此术法危险,得到月半童灵最虚弱的时候使用,此外,王爷与奴才之间,得建立起信任。”

他一笑:”若你我之间,毫无信任会如何?“

“不然无法施展剥魂术,若是强行启动,你我都会受到童灵反噬,更甚至王爷会因此丧命。”白筱露出一抹笑来:“等王爷什么时候不再试探奴才,我们之间相互信任时,再处理您身后的童灵。”

这剥魂术一旦开启,如果双方互不信任,强行终止或者开启,风险极大。

她不能为了帮他,把自己搭进去。

梵洛熙一听,便沉默了,只觉得和一个太监培养信任,十分荒唐。

……

一行人顶着烈日前行,流放队伍中,许多老人都受不了,途中晕倒几个,冷佑听见动静,便上报给梵洛熙。

他虽是流放对象,但整个队伍中,所有的官兵和侍卫,全都听他的。

他回头,看了眼队伍后方,那些老人躺在地上,累得满面通红,个个大口喘息,不停地擦汗:“冷佑,找块空地,今日便在此歇息。”

“是。”

幽风转悠了几圈,找到一处挨近水边的林子,大家进入林中,依旧分开休憩,每个团体在一个区域,皆有人守着。

白筱也累得气喘吁吁,即便是吃了些强身健体的灵药,但这一连几个时辰赶来,却还是受不了。

她靠着一旁休息了一会儿,察觉到有人在暗中观察她,她不动声色,低头揉了揉腿。

她脚底有些发痛,低头一瞧,便见鞋子磨破了个大洞,大脚趾露在外面,被磨破了皮,都渗了不少血。

她看着不远处的溪水,想过去洗洗脚,一起身,脚底上的铁链便发出响声,一旁的衙差见状,便走过来盯着她:“你要去哪?”

她道:“去小溪旁。”

许是怕她生事,那独眼衙差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不许去。”

之后,一把将她推倒,白筱一屁股摔在地上,将怒意压下,这家伙,双手都被烧伤了,还有这么大的力。

她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颇为冷静不与眼前的人一般见识:“既不能过去,还劳烦这位差爷,帮我弄些水来。”

“你个臭阉人,还敢让我为你做事?”独眼衙差看她不顺眼,开口便是侮辱人的话。

她左耳进右耳出,与这种一言不合就发怒且故意找茬的愚蠢的人生气,只会让自己心里不痛快,她懒得搭理对方。

淡漠道:“不行就算了。”

“你什么态度?”独眼衙差一见白筱,心里就有些不爽,尤其是知道她是新帝派来杀宸熙王的之后,便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

他虽不是什么好人,但却以宸熙王为尊,瞧不惯旁人伤害他。

“我跟你说话呢。”见白筱未搭理他,他气急败坏,一脚踹了过去,却被她躲开。

这时,幽风出现了,看着那独眼衙差:“刘浪,你干什么呢?”

刘浪回头,立马换上笑意,一副狗腿子样:“幽护卫,您怎么过来了?”

幽风:“我来找他。”

他扫了白筱一眼,王爷让他暗中盯着这个人,方才瞧见白筱被刘浪为难,便忍不住出面了。

刘浪一听,便道:“既此,那小的便不打扰幽护卫了。”

他快速溜开,不敢多待一秒。

白筱回头:“幽护卫,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4 http://www.leku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