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耍无赖

“都别吵了。”村长说了一句,场面安静了下来,他这个面子还是有的。

村长在村子里就是绝对的权威,很少有人会去冒犯他。

不然交粮的时候给你使个坏,一年到头你都白忙活了。

“陶氏,你损坏赵家的门,在明天之内把门给修补一下。”

李菊香一听只是把门修好,顿时就不干了,“这门可是我公爹辛辛苦苦打出来的,用的可是最好的木料,要不是有这一刀用个一百年都不是问题,这一下至少折损了五十年,没有一只野鸡,不是,三只野鸡这件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李菊香已经能够想象自家炖煮了三只野鸡满院飘香的场景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这门板还是你公公在我家弄走的呢,趁着我家人不注意直接就拿走了,要照你这么说,这块板子你是不是要赔我家十只鸡啊。”

有人愤愤不平地开口,当初因为这块板子,他没少和他家吵架,他要脸,自然是吵不过这没脸没皮的一家人,板子自然也拿不回去。

李菊香才不管呢,“你说这块板子是你家的就是你家的,上面写你的名字了?反正这是我家的门,弄坏了就得赔。”

大家又一次刷新了对她的认知,人不要脸起来就是无敌的。

可偏偏有一个不要命的。

陶杏好不容易把砍刀从门上拽下来,刀口指着李菊香,“你弄伤了我闺女,还指望着我赔门,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情。”

村长咳嗽两声,“你们两个都给我住手,你,大白天的抬一把刀,是要连我一起砍了吗,还有你,我叫门那么久都不知道来开门吗?”

李菊香赶紧开口,“不是我不愿意,我实在是没听到啊,听到声了我就赶紧来开门了,一下子就被砍刀给吓住了。”

她说没听到,自然是谁都不相信的。

村长没有搭理她,继续说道,“陶氏修门,李氏弄伤了人,赔十文钱。”

“凭什么,明明是她自己摔倒的,凭什么要我给钱,这分明就是不公平。”李菊香跳了起来。

这哪里是要钱,简直是要她的命啊。

“这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你还想抵赖?”

人群中传来笑声,“这李菊香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呢,铜墙铁壁都比不上她。”

饶是李菊香也被说的红了耳朵,嘴还是硬着,“他们说是我那就是我,我还说我家的钱丢了是他们拿的呢。”

“行了,别在这里跟我犟,赶紧把钱准备好,给人家拿去。”

李菊香嘟嘟囔囔的,怎么说就是不愿意挪动一步。

于嘉荷凑到陶杏耳边说了几句话。

陶杏眼睛一亮,还是闺女有办法。

她手持着砍刀,“我这刀可不长眼睛,若是你身子哪里缺了破了,可也别怪我,要怪就怪这把刀。”

这些人一个个的都不消停,以前怎么没发觉这于山松媳妇这么虎呢,那刀是随随便便就能耍的吗。

村长拍着胸口,这都是一些什么事儿啊,一个李菊香就够他头疼的了,如今这是又多了一个。

有看不惯李菊香的人跟着附和,“对,砍刀不长眼睛,我们都看着呢。”

“你们......”李菊香又气又急,气的是这么多人睁眼说瞎话,急的是万一砍刀真到自己身上该怎么办。

她平日里是有一些蛮横,但是真刀架脖子上的时候,又怂了起来。

“我给,我给还不成吗。”

等会儿她进去就把门给关上,谁叫也不开。

想拿她的钱,没门。

于嘉荷怎么能看不出她的小心思。

她一把抵住门,让李菊香进不去,又和村长说道,“村长伯伯,我现在可说好了,要是李菊香一分钟之内没有把钱拿出来,这大门我娘可就直接砍了,到时候可别要什么赔偿,我家不会给的。”

村长也明白了于嘉荷的顾虑,微微点头算是应下来了。

“这死丫头。”李菊香低声咒骂一句。

哪怕不情愿,这十文钱还是给出去了,死守着这十文钱那大门就没了,还怕陶杏直接动刀子,加上村长对他们的偏心。

“娘,我想吃肉。”李菊香的儿子家宝看着人群都散了这才跑了出来。

“吃吃吃,就知道吃,人家拿着肉的时候不知道抢回来吗,现在想屁吃去吧。”

看了一眼厨房正在烧火的闺女,她直接上手一推,“眼睁睁看着自己亲娘被打也不说出去帮忙说几句话,我生你还不如生一块叉烧呢,赔钱货。”

赵二丫委屈的低着头,即使刚刚脑袋被撞伤了她也不敢说话,她要是再对她有一点点的忤逆,换来的都将是一顿暴打。

陶杏搀着于嘉荷回了家,赶紧帮她检查脚伤,结果脚面光洁白皙,哪里有一点受伤的样子。

于嘉荷赶紧解释,“娘,其实刚刚的一切都是我装的,我也是怕光说几句话根本不会让菊香婶子打消拿我们家东西的念头,她推我的时候我就顺势倒了下去。”

陶杏摸着她的头,“好孩子,都是娘没用,娘护不住你们,不然哪用得着你费这个心思。”

娘竟然没有怪她。

于嘉荷十分高兴,她生怕娘知道了她的小心思后觉得她喜欢耍手段,不是一个好姑娘。

上辈子她刚到侯府时,为了讨好亲生娘亲,做了很多事情,结果不如人意,被她认为自己爱使手段,耍心机,希望自己离那个人远一点,不要伤害了她,可是明明自己才是她的亲生女儿,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

陶杏哪里知道自己的小姑娘想了这么多,心里只有心疼,父母没用才让她去出头。

“小荷你听娘说,以后这些事情你就让你哥去做就成,他皮糙肉厚的哪里受了伤也不打紧,我让他去卖肉去了,你也好久没吃糖葫芦了,我让他呀卖了肉就给你带一串回来。”

家里没钱,但是陶杏也想给孩子自己力所能及的东西。

“娘亲真好。”于嘉荷给陶杏亲了一口。

上辈子她只能把自己的心思藏着掖着,不敢让任何人发现,眼下她就要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重活一世自当不负这份机缘。

她还要看好医书,救治父亲的腿。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4 http://www.leku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