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破绽

暗室之中,刑部尚书叹了口气。

“收拾一下,以此结案,准备文书,半个时辰之后,本官带去向国师回话。”

那帮跟着鱼得水去往华阳县的下属们也默默低下了头。

方才有多大的希望,此刻就有多大的失望。

听着先前陈稳的分析,还以为高人驾临,峰回路转,可惜却依旧无力回天。

终究是高估了,错信了。

就在来自各方,立场不同的众人都准备放弃的时候,他们的耳畔,听见了一个年轻清越的嗓音带着自信开口。

“我找到你的破绽了!”

他们霍然抬头,看向那个开口的年轻人。

鱼得水并不知道暗室之中的定论,他方才几乎都要再次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能够在毫无资源的情况下,推测出那么多东西的人物,怎么会来了之后只知道睡觉。

这是刑部天牢,又不是青楼!

而且去青楼也不是去睡觉的啊!

但当他听到这一声宛如天籁的声音后,他便立刻焦急而期待地来到陈稳的身边,“陈先生,怎么说?”

陈稳看了看天色,“时间紧急,在下就不讲虚礼了。”

鱼得水连连点头,“好好好,您请!”

陈稳上前,站在洪腾蛟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

洪腾蛟耷拉着头,血迹斑驳,奄奄一息,似乎已经没有力气抬头再看他。

“封捕头和鱼总捕都错了,你的确是凶手。”

洪腾蛟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旋即嘲讽地看着鱼得水,“你看看,不过是砍头挨一刀的事,让我多受了多少罪?”

鱼得水沉着脸,没有接话。

对他这样的老江湖而言,不谈什么智谋如海,三思而后行多点耐心是最基本的素养。

陈稳看着洪腾蛟的脸,平静地说出了第二句话。

“但他们也对了,因为你杀你父亲,的确不是因为什么不满你父亲的偏心,而是另有图谋。”

一直死死盯着洪腾蛟面部表情的鱼得水忽然精神一振!

因为他从洪腾蛟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一闪而逝的慌乱。

一丝自打他被转移到此间之后,未曾有过的慌乱!

陈稳没有等待洪腾蛟的回应,等不到,也没有意义。

对方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在他抛出绝对的东西将对方的心神击溃之前,对方绝不会轻易认输。

所以,他继续了。

“你其实过得很自在,自小就被父兄保护,尤其是你一出生,洪老将军就是军中的实权中层将领,日子更是滋润。这一点,被你描述成了你性情乖张,气量狭小,受不得委屈以至于最后一念之差的根源。”

“但实际上,你过往的品行并不差,也未曾出现过欺男霸女的记录。而且,你还在军中任职,与军中的少壮派走得挺近,如果你的本事不够,仅凭你父亲的官职,你是没资格混进那个圈子的。”

陈稳缓缓说着,语气也和他的名字一样稳。

洪腾蛟缓缓抬起头,嗤笑一声,“这能证明什么?”

鱼得水背在背后的双手悄然握拳,开始反驳了,这就是心念动摇的象征,就是胜利的征兆!

陈稳平静道:“你父亲在军中是个忠厚老好人,所以你借着余荫加上自身不错的本事,在军中的发展也挺好。但过去的半年,你与你的父兄有过三次的争吵,每一次吵完的当夜,你都选择了跟你那群军中好友一醉方休。”

他注视着洪腾蛟的眼睛,“这一次洪府命案之前的一个月,你们频繁地聚会,而就在事发前两日,你还与他们喝了一场大酒。”

几乎不等陈稳说完,洪腾蛟就故作轻蔑地冷哼道:“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什么时候我们这些军中同僚们喝酒也是罪名了?”

鱼得水不自觉地抿着嘴,心里焦急地期待着,快了快了!千万稳住!

陈稳用一如既往的沉稳,回应了他的期待,“我的意思是,这一次的案子的确是你做下的,但并不全是你做下的。”

“你杀害你父兄也压根不是为了什么偏心的私怨,而是你们这群军中少壮派,要用这一桩很大的事情,来吸引住整个军方的注意,以便于掩盖你们即将准备做的另一件事情。另一件天大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哈!”

洪腾蛟蓦地放声大笑,看着鱼得水,“你从哪儿找来这么一个疯子,你听听这些话,是人说的吗?”

“之所以是你父亲,是因为他是如今军方宿将中,罕见的在各派都任职过,且关系还都不错的老好人;同时也是这些宿将之中,在京族人最少最容易下手的;而且他本身就年事渐高,杀掉他,以近乎灭门的方式,既能够最大程度地吸引军方大佬们的注意,同时也能够最大程度地减轻你们的心里负罪感。”

说到这儿,陈稳顿了顿,“如果你们还有这玩意儿的话。”

听了他的话,洪腾蛟定定地看着他,忽然一口血痰吐了出来,被陈稳默默避开,“你说的都是些什么狗屁玩意儿,要这么猜谁他娘的不会?你有证据吗?蠢货!”

陈稳忽然咧嘴一笑,“我就是月影京城分舵的舵主,你说我有没有证据?”

洪腾蛟脸上的表情骤然僵住,陈稳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四百两黄金,说得跟真的一样,回头上头问我要钱,我他娘的上哪儿给你找?蠢货!”

他扭头看着同样傻眼在原地的鱼得水,“鱼总捕,事情已经清楚了,你们要探寻真相,就去顺着那几个真正行凶的凶手去追查,他们不是我们月影的杀手,如果我所料不差,就在平日跟这个蠢货交好的那几个军中少壮派身上,能找到缺口。”

说完他打了个哈欠,拍了拍手,“行了,事情解决,走了。记住了啊,我们月影虽然有些案子在身上,但可不背这黑锅。”

在他身后,一直老实认罪的洪腾蛟蓦地大喊一声,如同困兽最后的挣扎嘶吼,“吕本中,你身为朝廷命官,却勾连月影逆犯,你大逆不道!月影狗贼,我杀了你!”

看着洪腾蛟的反应,鱼得水长长地出了口气,无需证据,他已经明白,陈稳说对了。

玄衣女子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看样子,自己的桃花陈酿还有戏啊!

这个年轻人不错啊,脑子这么好使,关键还长挺好看。

他真是月影的分舵舵主吗?

听见洪腾蛟嘶吼的陈稳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神色就像是端着一盆装满的菜走向餐桌一般凝重而认真,“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杀害自己的父兄、妻儿,这样的人,才是狗贼。”

他转过身,朝外走去。

但刚走到天牢门口,就被鱼得水叫住。

“陈先生!”

陈稳扭头看着匆匆而来的他,微微一笑,“鱼总捕是想将在下也缉拿入狱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4 http://www.leku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