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英雄儿女 1(金手指出现)

1989年最后一天市第x纺织厂大火的消息在1990年的第4天在各大报纸的社会版,最终这场大火以23人死亡59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两千万人民币结尾。

社会各界人士都被巨大的经济损失和微不足道的伤亡人数震惊了,追悼会上市委.军区和媒体都来了更没想到连王老都来了,他可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

“去灵堂。”王老从追悼会出来后直接对司机说。“首长这样不妥三天前的刺客虽然全部击毙可不排除还有同伙您现在出去不安全。”司机小柯说。

当天晚上大火着起来十分钟后有一伙蒙面人在路上袭击了王老的汽车,当时全城大乱所有的警力都在四处追捕放火犯撤离群众连王老身边的警察都调走了。

“这伙人是冲着我来的我怎么能躲起来,我就是要让暗地里的人看看我毫发无伤的样子!我要让那些阴沟里的老鼠气的跳脚,最好能引出几个来顺藤摸瓜把他们一网打进!”王老说,

“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小柯说完方向盘一转向第二纺织厂驶去,

“社会主义的光辉下容不得这种阴暗的东西。”王老闭上眼说。

****

王老的车子缓缓的开在路上,前面有警车开路两旁有骑着摩托车的警卫护卫追悼会势浩大的像二厂开去。

在车队路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前面路上一辆出故障的车把路堵上了。

“全部退后,头车变尾车从刚才的路口绕过去,中间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停留。”警卫连长看着附近的环境说,路的两边有两排小楼居高临下是个埋都得好地方,可是还没等车队退出巷子意外就发生了。

两排的楼上都有窗子打开,几个蒙面人疯狂的用手枪向车队射击,“鱼上钩了!”王老看着外面轻轻的说。

几颗子弹打在玻璃上被弹了出去,王老坐的是特制的红旗牌防弹轿车,是当时国内最好的车没有一定级别可坐不上是身份的象征。

坏人急的暗中传来两短一长的哨声,几个蒙面人从路边的小巷里窜出来也加入攻击却被王老的警卫用更强大的火力压住,不过坏人早有准备,这次他们是冲着轮胎来的这恐怕是车子唯一的弱点。果然车队前面的一辆车爆胎停下来把后面的车都堵住了,王老的车也在其中。

车子不能动了警卫们都更加小心了,他们一边还击一边注意周围的动静,这时暗中又传来三声急促的哨声,路边的铺子里突然跑出来一个大肚子的孕妇。

只见她突然从大肚子里掏出一大捆炸药点燃然后抱着炸药一起滚到王老的车子底下,警卫连反应迅速后面的车里立刻跳出两个战士上前把她拖出来制服,一个战士抢过炸药包一把按进路边的牛肉面汤锅里,以为太着急小战士连自己的手都一块按进去了。

这时前后左右突然出现十几辆伪装后的卡车把这里团团围住,苫布一打开里面跳去许多全部武装的战士,现在拒枪战发生不到两分钟人就到了可见是加好友准备。

“该收网了!”王老淡淡的说,他以身为珥终于把这伙人全都引出来了。

****

周磊木木的跪在灵堂上,他不明白自己已经重生了为什么还是没有改变命运!

这辈子贾爱国仅仅比前世在加护病房里多撑了两个小时还是去世了,他甚至临死前都没能在睁开眼看儿子一眼。

后来呢——周磊只是恍恍惚惚记得有好多人跑来跑去,有许多人看着他哭。后来他被几个陌生又熟悉的人带回家后就睡着了,在梦里他又做了三十年来做过了无数次的噩梦!孤独和害怕始终跟着他,直到他醒来。

“小贾哥你醒了我这就去告诉奶奶。”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萝莉说完咚咚的跑出去。

很快很快两个熟悉的老人走了进来周磊看着头发半黑年轻了二十岁的两人终于明白昨天的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真的。

“周爷爷周奶奶你们怎么在这!”周磊沙哑着嗓子喊。

前世他自打毕业后自己每次回SH扫墓都是住在周家的,所以哪怕眼前的人年轻了好多他依然能一眼认出来。

“小磊呀你可总算醒了可吓死周奶奶了。”一个小脚老太太冲过来一把抱住周磊。

“小贾哥哥你终于醒了,太阳都照屁股了羞羞羞!…”小萝莉在一边跳着说,“周韦彤!”周磊勉强认出面前没有门牙的小丫头就是后世的美女律师。

“别磨蹭了快点给孩子穿衣服去灵堂,爱国苦了一辈子总不能让他没人送终!吊唁的人都来了好几波了就差他这个孝子了。”周师傅在一边着急的说,

“灵堂——孝子——送终!”周磊一个词一个词的慢慢往外说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整个人像失了魂似的。

“贾磊呀你可要振作啊,你们老贾家可就剩你一根独苗了。你是主家大家还等着你去守灵发丧呢!”周奶奶劝到。

“贾磊………呵呵!!贾磊……”周磊念叨着这个名字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多陌生的名字啊!自己有二十年没听见有人这么叫过他了,连周磊自己都险些忘了自己姓贾不姓周。

而周磊这个名字不过是自己到了BJ后改的,自打自己被老妈当做拖油瓶带进周家的第二天后自己就改了姓,因为周家说不养外姓人所以母亲王卫红便给自己改名叫周磊,一叫就是二十多年!

周磊现在觉得自己特别不是东西,周家不过是给了自己几口剩饭自己就把祖宗给忘了。

“啪啪啪!”周磊一连给了自己好几个大嘴巴子把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你这是干什么?”周奶奶忙抓住他的手问。

“我脑子不清楚该打!”周磊——不!贾磊(周磊=贾磊以后都用贾磊)用平静的语气说。

“这孩子是吓到了吧,脑子不清楚洗把脸就行了干嘛打自己呀!”周师傅在一旁心疼的说。

“老周该不是昨晚的安眠药吃多了吧?好好的孩子别吃坏了。”周奶奶问,

“那不能,安眠药可是军区总医院的大夫开的又不是乡下的赤脚郎中不可能吃坏人。”周师傅说。

贾爱国是个孤儿从小父母双亡跟着奶奶在东北老家长大,老太太硬是活到曾孙子贾磊出世才含笑九泉。

贾爱国从部队转业后被安置到了SH第二纺织厂当工人跟着周师傅做学徒。八十年代的师徒关系和父子差不多,一个徒弟半个儿——周师傅家里一直把贾爱国父子当自己家人看,所以厂里就把贾磊托付给他暂时照顾。

贾磊的妈妈王卫红不提也罢,是七十年代在东北的兵团农场的下乡知青,王家成分不好王卫红总是吃不饱饭,多亏有贾爱国照顾才过得好点。

后面的事情就是很狗血了,无非是下乡知青为了回城抛夫弃子,王卫红扔下了两岁多的儿子离婚独自回了BJ。所以临时搭建的灵堂尽管来来往往都是人可却没有一个是贾磊的亲人。

贾磊作为贾爱国唯一的亲人尽管年纪小也一定要出现,否则他会让人戳一辈子脊梁骨的。

周奶奶给贾磊简单洗漱一下又灌了一碗稀饭就拉到灵堂去守灵了,灵堂很小就搭在厂里的小礼堂中,贾爱国住的单人宿舍太小没有地方搭灵堂!好在他是烈士这些事情单位包了。

****

王老到时悼念仪式已经结束了,和广场上人山人海的纪念活动比这个只剩下十几个人的灵堂冷清的很。

出于保密原因贾爱国的功劳并没有在报纸上大肆渲染,连名字都没有写生怕坏人报复他的家人,王老亲手写了幅爱国如家英灵永存的挽联挂在花圈上,然后献了花鞠躬行礼后来到贾磊身前蹲下。

“孩子你爸爸是个英雄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王老拉过贾磊的手亲切的说,可刚摸到手王老就觉得不对。

军人出身的王老反应很快,立刻把贾磊的拳头拉开只见摊开的左手掌心里有好几个深深的指甲印,把手心都扣破了。

贾磊心里好恨!

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早点重生!

哪怕早半个小时他都能阻止贾爱国去仓库送死!如果可以贾磊恨不得马上在死一次好阻止惨剧发生。

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重生这种事情一次都是奇迹不可能再有下一次!到时候死了就真死了,不会有任何改变,他现在完全是靠着疼痛让自己撑下去。

“你们是怎么弄得这么多人都没发现孩子流血了吗?”王老边说边从衣兜里掏出一块手帕帮贾磊包扎伤口。

周围的领导忙道歉,今天来来去去吊唁的人太多贾磊又是个安静的性子,谁都没想到这个不哭不闹的孩子居然这么伤心。

“好孩子别怕我给你包起来!”王老慈爱的说,有人还拿了个急救箱来。

“我想回家……想和爸爸一起回家。”贾磊看着正在拆的灵堂终于说了王老来后的第一句话,他一开口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流,虽然没哭出声音却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悲伤。

“好,回家!爷爷送你回家!”王老点头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4 http://www.leku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