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向婉和苏向暖在洗澡,苏向阳想着自己现在没有什么事,不如趁现在有时间去陆清也家拿书。

走的时候,还拿了几颗给陆娟娟吃的李子,昨天摘的李子她给陆娟娟留了几颗,就想着去她家的时候带给她吃。

被苏向阳惦记的陆娟娟正在家里抓耳挠腮的做着数学作业。

看着那些题目,陆娟娟觉得那些题目认识她,她不认识那些题目。

咬着笔看着手里的题目,这道题老师好像讲过,当时老师是怎么说来着?

好烦,数学怎么那么难?

苏向阳走过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陆娟娟咬着笔,埋头苦思的样子。

走过去,伸手把陆娟娟嘴里的笔拿走,“铅笔有毒,别用嘴咬,别到时候没有被题目难死,被铅笔给毒死,到时候你上哪赔给我一个这么好的朋友。”

见到苏向阳,陆娟娟像见到救命稻草一样,“阳阳,你来的正好,你快教教我这题怎么做?又是鸡又是兔子的。”

苏向阳瞥了眼本子上的题目。

一个笼子里,鸡和兔子一共有35只,有94只脚,问笼子里鸡和兔子各有多少只。

“你怎么不问清也哥,让他教你?”

陆娟娟呵呵了一声,“我哥?让我哥教我,还不如杀了我。”

陆娟娟想起上一次她让她哥教她做作业的时候,她哥把那道题教会她以后,又出了同类型的一百道题让她做,这也就算了,还坐在她旁边手上拿着一本书看着,那哪是看书,那是在看着她。

想想就心有余悸,她可不想再经历一次。

“哎呀,你快告诉我这题怎么做。”

“行,我教你怎么做。”苏向阳把给她带的李子放在书桌上,指着本子上的题给她讲,“你看题目上说有35只鸡和兔子,鸡和兔子一共有94只脚,我先假设笼子里关的全是鸡,那么35只鸡,每只鸡有两只脚,我们用35乘以2,那么一共有70只脚,笼子里一共有94只脚,94减去70,多出了24只脚,多一只兔子就多2只脚,那么兔子的只数就是用多出的脚的只数除以2,兔子的只数就是12只,再用35减去12得到的23就是鸡的只数。”

陆娟娟恍然的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题解了,心里也轻松了,拿起苏向阳放在桌上的李子咬了一口。

“对了,你来我家是来找我玩还是有什么事?”

苏向阳:“我来找清也哥,借几本书,对了,我大姐他们今天去田里摸了很多螺蛳,做的时候我来你家喊你一起去吃。”

“行啊,到时候你来喊我,我也想吃螺蛳了。”说着起身带苏向阳去她哥的房间,走的时候还不忘拿一颗李子。

“对了,前两天我爸买了大白兔奶糖,我还想着拿一些过去给你吃,我哥看见了就说他去送。

我妈知道了,就笑着打趣说,以后我哥是要你家的上门女婿了,一有什么好吃的就往你面前送。

我妈说完,我哥的耳朵刷的立马就红了,那是我第一次见我哥脸红。”

陆娟娟光顾着说她哥脸红的事,没有注意到她身边的苏向阳脸也微微泛红了起来。

说话间,两人就走到了陆清也的房门口。

陆娟娟敲着门:“哥,阳阳来了,她想借你房间里的书。”

听到动静,陆清也把手中的书倒扣在书桌上,起身去开门。

“阿阳进来吧,看看有没有你想看的书。”

陆清也的房间里有一股清香,没有那种臭袜子,臭衣服的味道,书桌上放着一盆花和好几本书,旁边的书架上摆满了书。

苏向阳走过去翻看书架上的书,手指轻拂过书本,“清也哥,你房间里书真多。”

陆娟娟有些与有荣焉的说道:“那是,我敢说咱们村里没有人的书比我哥的多,我哥从小学一年级的书都保管的好好的,包括试卷。”

书架上的书类型很多,就连国外的名著也有,还有好几本是现在很有名杂志社出版的杂志。

这几本杂志上都有投稿地址,到时候投稿也方便,带回去还能看看杂志上的那些文章,写的时候好有底。

“清也哥,我就先带这几本杂志回去看,看完了再来找你借其他的书。

对了,我大姐他们今天摸了很多螺蛳,我刚才和娟娟说过了,做的时候喊你们过去吃,今天还要去我大伯家帮忙,就先回去了。”

陆清也:“行,到时候我和娟娟一起过去。”

陆娟娟见苏向阳就要回去了,她都没有和苏向阳玩呢,她就要回去了。

苏向阳拍了拍陆娟娟拉着自己的手,安慰道:“乖,我们明天在学校见。”

李玉梅去到苏建国家的时候,王秋月正在抓鸡,客人来了,家里也没有什么菜,只能杀一只鸡来招待方婷婷一家。

再说人家第一次上门,你不杀一只鸡也说不过去,只能去鸡圈里抓一只大公鸡。

李玉梅:“大嫂,你这是准备杀鸡吗?”

王秋月抓到大公鸡,捏住它的翅膀,关上鸡圈的门对李玉梅说道:“是啊,准备把这只大公鸡杀了,要不然家里没荤菜招待客人,你说人家第一次上门来做客,咱不能落人话柄不是?”

李玉梅把袖子挽起来,“行,那我帮你。”

王秋月也没有客气,“你去厨房看看水开了没有,顺便拿把小刀和碗出来,咱俩在院子里把鸡杀了,好处理鸡毛。”

李玉梅走进厨房,打开锅盖,里面的水已经开了,又找了小刀和碗拿出去。

“大嫂,水已经开了。”

王秋月:“那行,趁水开了,咱俩把鸡杀了。

来,你来扶着这大公鸡,我来杀。”

李玉梅把小刀和碗放在地上,走上前扶鸡,一只手抓着这大公鸡的脚,一只手抓着大公鸡的翅膀。

王秋月磨了一下小刀,“弟妹,你把鸡抓好,我准备杀了。”

李玉梅:“大嫂,你放心,我已经抓好了,你杀就行。”

王秋月干净利落的对着大公鸡的脖子就是一捅,准备好的碗放在大公鸡的下面接流出来的血,血放的差不多的时候,用小刀割了一下大公鸡的舌头,把鸡丢在早就准备好的盆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4 http://www.leku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