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晏楼主,徐客肯定能治!

很快,徐客就知道,自己高看徐天瑶了。

徐天瑶施针手法倒是熟稔,可忙活半天,老楼主的病症仍不见好转,也不见其苏醒。

更甚者……

“照你这般施针下去,老楼主这最一口气,怕也要被你灭了去。”

原本安静的厢房内,徐客这突然的开口不由得显得极为突兀。

唰唰唰!

晏殊、赵天择等人纷纷转头看向徐客。

徐天瑶本来就烦!

“我明明已经按照《真武药典》的记载浸润赤月涎草的汁水了啊。”

“针法也没问题,为什么不见效果?”

本来就烦!

现在徐客这么一出声,她更烦了!

她扭过头,看着一脸沉肃的徐客,徐天瑶忍不住冷笑道:“这么说,你知道应该怎么施针?”

徐客闻言,微微点头:“金针,不是你那样用的。”

“呵。”听到这,徐天瑶被气笑了。

“徐客,医道博大精深,即便是我,入药阁十年也不过触及皮毛。”

“平日里我虽然会和你分享一些医道心得,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能迈入医道的门槛。”

“我不知道你今天来做什么,但我现在在救人,还请你离开。”

徐天瑶神色严肃。

徐客闻言却是反问:“你也知道你仅仅只是触及皮毛,所以你就敢对一个只剩一口气吊着的患者草率施针?”

徐客可不惯着徐天瑶。

徐天瑶被怼得脸色一红,竟是有些羞恼。

下一刻,她从怀中拿出《真武药典》,直接丢给了徐客:“你自己看看,我完全是按照药典所述施针,有何问题?”

徐客接过《真武药典》。

可就在手指接触到《真武药典》的一瞬间,一股电流忽然传遍全身。

与此同时,徐天瑶也是心头一颤,好似与什么产生了一道莫名的联系。

徐客并没在意,只是淡淡道:“医道变幻无穷,照本宣科依照药典强行施针,本就入了歪道。”

徐天瑶被气得娇躯颤抖,她看向晏殊,认真道:“晏楼主,如果你信得过我,还请让他离开,由我安心为令尊施针。”

晏殊闻言,沉吟片刻,刚要开口,徐客却是冷冷道:“晏楼主,令尊体内暗疾,应当是被一尊妖皇级别的火属性妖兽所伤吧?”

晏殊本打算让徐客离开,可后者这一番话,使其当场愣在原地。

“不可能,这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你是如何得知!”

徐客神色冷淡,道:“我说过,令尊的病症,只有我能治。”

“笑话!”徐天瑶冷声道,“晏楼主,如果你不相信药阁,我这就收针,但令尊能否撑得到我师尊神游回来,可就说不定了。”

晏殊神色一凛。

他看着徐客,好奇徐客如何得知其父病症的根源。

但……

药阁乃是帝都,甚至是整个天南域最为权威的医道势力,与其相信一个不知来历的外人,至少徐天瑶身后还有徐王府作为背书。

想到这,他看向徐客,正色道:“请你不要耽误六郡主施针,否则,还请你离开。”

见状,徐客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站在原地,他不再多言。

徐天瑶瞥了一眼徐客,继续施针。

虽然她也感觉徐客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按照《真武药典》的记载,哪怕没有效果,至少也不会出错!

再者说,他徐客,凭什么敢对自己这般语气说话?

这还是之前那个在王府唯唯诺诺窝窝囊囊的他吗?

她全身心投入到诊治之中,绝不能让徐客看扁!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终于,老楼主睁开了眼。

可还不等众人高兴,老楼主猛地一口浊血喷出,染红纱帐,旋即直接昏死过去。

“六郡主!到底怎么了!”

晏殊的脸色也是变得难看。

“不对啊,不应该啊。”

“我就是按照药典的施针步骤一步一步来的啊。”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徐天瑶脸色慌乱,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瞬间手足无措。

【蠢货!】

【老楼主中的是七火焚经之证,用赤月涎草这等至阴之物调理本没错】

【但你又用九龙分脉针法施针,九龙分脉又是医道中极为刚猛的针法之一】

【以赤月涎草调理七火焚经,着重在于一个阴阳协调】

【你再以刚猛之法施针,七火焚经再度占据上风】

【老楼主长年累月身体早已衰弱,哪能受得了这种折磨!】

就在徐天瑶六神无主之时,一道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

“谁!谁在说话!”

徐天瑶猛地看向徐客,她听出来那是徐客的声音。

可徐客明明闭着嘴,再看周遭,显然没有人听到刚才那番话。

到底什么情况!

可她稍微这么一琢磨,这才发现,徐客所言,句句属实!

她忘了这么一茬!

想到这,她连忙换了一种相对柔和的施针之法。

终于,老楼主那痛苦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有效果!”

徐天瑶心中大喜。

竟有一种小孩子做错事已经准备迎接大人的惩罚,但在此之前自己弥补了过错,那种后怕而又庆幸的感觉。

【还不算太蠢,看来这些年在药阁的修行,也不是没用】

徐天瑶这一次可以确定。

徐客没有张嘴!

她能够听到徐客的心里话!

这简直不可思议。

她忽然想起刚才那一种电流流遍全身的感觉,难道是那时候?

可她又很气恼,这徐客,怎么敢在心里这样嘀咕自己!

我可是药阁大长老的首徒,你一个外行人,有什么资格评判我?

【可也仅此而已,临时变幻针法,只能暂时遏制七火焚经的加重】

【经由你这么一番折腾,这老楼主,只有一个时辰可活了】

什么!

闻听此言,徐天瑶神色剧变。

一个时辰?

她连忙把手落在老楼主的手腕,一番诊脉之后她的脸色难看至极。

的确,眼下老楼主的身体状况前所未有的糟糕,最多也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可活。

徐天瑶慌不择路,竟直接朝着徐客开口道:“徐客,你既然能够看出老楼主病症的根源,想必也知道根治之法吧?”

说出这番话的事情,徐天瑶满心的耻辱。

她一向在医道上自视甚高,可没想到,在这等危急时刻,她竟然要向徐客求助。

原本众人都在看着徐天瑶表演,可徐天瑶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

这怎么又扯到徐客身上去了?

可徐客仅仅只是淡淡地扫了徐天瑶一眼,并未回应。

徐天瑶不死心。

“我既然能够听到他的心声,一会儿他心里说不定会想到根治的办法!”

“我再等等!”

徐天瑶装模作样地为老楼主诊治,实则是在等待徐客的心声响起。

可半个时辰过去,仍是没有一点动静。

老楼主的命,只剩下最后的半个时辰了。

徐天瑶终于放弃了幻想,她站起身,看向晏殊,脸色难看地说道:“抱歉晏楼主,令尊的病,我无能为力。”

晏殊神色一僵。

“并且,老楼主只剩下半个时辰的寿命了。”

晏殊神色惊变!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说你是药阁大长老的首徒,学会了什么九龙分脉之法吗?”

“你现在跟我说你无能为力,你现在跟我说我父亲只剩下半个时辰的寿命?”

“早知道我还不如等你师尊回来呢!”

晏殊也是被气得不轻。

骄傲如同徐天瑶,此刻却也只能低着头,因为,这的确是她的问题。

突然!

她猛然抬头,看向徐客,仿佛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晏楼主,徐客能治!”

“他一定能解决老楼主的病症!”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4 http://www.leku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